2012年4月7日

黃師傅與你

◆ 文: 珏

有兩兄弟,都是我的好朋友。大哥喜歡研究電子擴音器材、手造喇叭;弟弟喜愛由原木製造結他,手工不輸大廠牌。兩年前弟弟毅然結束發展得不俗的平面設計工作,全職投入結他製作。雖然不少人支持,但也並不能單靠這手藝糊口,還要修理樂器、教教結他。每次我用他造的結他演出,都會找機會解說一下,大家都對香港還有手造樂器嘖嘖稱奇。

我常想,這兩兄弟對手造工藝的情意結,可能是源於其父:父親早年是個用貝殼嵌片裝飾木製家具的工藝師傅,城市經濟轉型,才轉做中港貨車司機。我想像,他們會對父親的手工藝自豪、對工藝的價值消逝感到沮喪、並試著改寫現有城市發展的方向。我這樣想像,因為我們這一代的確因城市的變化帶著許多的失落。

聽到也是父傳子業的黃乃忠花牌師傅有意把他的巨型花牌迷你化,立刻就想到今年特別多的婚宴喜酒,遂即時向他預訂了兩個。迷你花牌成品相當可愛,放置於宴會當中,惹來許多人爭相拍照,師奶們高興地談論,說這就是大戲棚外的花牌吧(其實過往婚宴不少都會在酒家外牆掛上乜乜聯婚的大花牌),我就跟他們說,那就是原駐深水埗(被重建迫遷上報)的花牌師傅啊!

然後我想,結婚以外,父親節母親節大壽開張畢業聖誕,如果都有正宗土炮的迷你花牌出現會多好。我還想,如果手工藝品,只能在甚麼主題餐廳或甚麼展覽館裡才能見得到的話,這個城市也就可憐得怕且留不住任何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