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0日

黃師傅與你: 「米」字點寫?

 駐場藝術家花牌師傅黃乃忠同你傾下花牌和生活逸事!

      唔好以為黃生睇小大家連個米字都唔識寫,「米字」是指在製作花牌寫大型字體時,利用米粒來作起稿,灑下撥下,再勾勒出字型。 排出滿意的形狀, 將字型確定了,就依著米粒勾線,用顏料填滿,佢原理其實都好似依家海潮啲沙畫。   
      這種聰明的做法,我都是僅看過一次,那次都已經係90年代初,我要做些4尺大方包一隻字的花牌給紅磡的福德老爺誕(福德老爺即是土地神,在潮州人心目中很重要),於是找來同我阿爸六七十年代合作過做花牌的前輩江師傅來幫忙,佢就經常用這方法寫花牌大字。
      咁大枝大筆掃其實都唔易找,米字的好處是可以即刻見到個字型,仲可以輕易修改,米易買又易處理。係呀,以前舖頭有米好平常啫。
      雖然啲米唔食得番,但同一堆米,寫一百個字一千個字都得噃。能夠把一些日常生活的物質,變成為左工具,做到效果出來,確實得意。其實以前好多野都係咁,從隨手可得的家居物品演繹出來。
      我地除了用報紙來做花牌紙墊底,又譬如以前鄰近賣廁紙舖來貨的紙箱常有墊箱的雞皮紙無用,我們都會拿來做花牌,不會浪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