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0日

誰轉移了你的視線?!

【活化訊】花園街的兩次大火之後,視線都被轉移到排檔上面,大家都認為如果不是排檔通宵擺放貨物,不是把貨物儲放唐樓,不是排檔連著排檔的話,火災就不會發生,就不會有死傷。樓上的住客因為消防通道不足,而無法全數逃生,令人感到悲痛。住在鄰近板間房的市民都心存恐懼,以至當政府部門、一眾議員及傳媒均將「起火原因」的矛頭指向排檔的時候,居民均趨向相信「排檔」是肇禍之因,清理排檔嚴管排檔或是解決之道。居民暫將恐懼的心態,傾瀉在排檔上,希望籍此分擔他們對於自己住屋環境以及對未來可能發生的不幸事件的憂慮。政府及有關當局在這上面成功轉移視線, 試圖掩蓋其他日積月累的問題及其缺乏全面思維的無能;此舉不但沒有實質解決到居民的憂慮,反而讓他們產生誤解,以為事情憑所謂的強硬管制措施就能免除厄運的降臨;這種處理的手法,正正是不幸的預兆!


特首在探訪災民時,問及一位住板間房的男子為甚麼不申請公屋,男子羅列了公屋申請的重重困難作回敬,所謂「有頭髮誰會做癩瘌」?正正因為仍然未對生活絕望。其中有遇難者希望能輪候到公屋,只為了省錢、為更好的生活準備才租住間房,可惜事與願違;「做癩瘌」不只暗示痛苦和悲慘,更代表了向好處著想繼而艱辛地努力,卻不敵現實殘酷的無奈:樓價高得工作賺的錢未能置業、輪候公屋時間漫長、百物騰貴;營商的也同樣面對現實的無奈;領匯佔領的商場貴租迫走小戶,進駐的是大財團一式一樣的連鎖店;按例辦事的食環把街檔嚴密監控,現在還要面臨三月六次「違規」就釘牌,翻身不得,但還是那句,不是因為營商環境被地產商的壟斷,受拆卸、重建威脅,何以要冒險的把貨物擺出了界線,在如此細小的攤檔經營,不斷受票控之擾?


別讓政府賴皮,矇混過關!因為居民與排檔一非對立,二非敵人,他們是在這個不公義的社會以及無視野的政府領導下的犧牲者,更被塑造成一種矛盾;坐享漁人之利的便是:
1.收地商:欲除舊樓排檔而後快而省卻逐個業權收購的功夫及賠償;
2.政府:轉移衝突原由掩飾無心無能;
3.官員:嚴厲執法、「名正言順」,交代得體檢控數目以昭服務市民之心;
4.議員:取票之所在而一面倒將災難責任卸於排檔,成功爭取再世父母官之名,而無助居民有基本住屋環境之實!


看官,說時那時快,火被救熄了,然而火燒源頭無人問津。火災揭示的種種惡象惡因由於太多太大,以致無法令人相信能夠解決,而傾向將其中一個部份放大作千夫指,繼續錯過矯正之機。那怕全港所有排檔一概被取締,火,還是會來。


◆文: 同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