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日

城市無包容,鋪檔逐間執



編按:憑著貼在檔前一張回覆友榮業主立案法團(其管理公司盈富物業管理代為發出)之告示的紙條上的電話號碼,我們找到了馮畫師的兒子馮生,訪問了他關於爸爸畫檔的由來與逸事。

爸爸的上海街畫檔

畫檔現只剩下小木桌和地台
畫了40多年碳筆人像畫的馮畫師,其畫檔早前因大廈法團以維修外牆為名被拆,兒子得悉後立即報警,警方到場前,代表立案法團的管理公司已將小檔的蓬和上部拆掉,只剩下小木桌連工作地台;惟私人物件遭破壞,屬民事糾紛,警察只能調停,追究與否則視乎個人決定,「阿爸現在身體不好,不能再做下去,要追究也徒然吧……」畫師兒子馮生表示,如果父親身體許可,又想繼續做的話,他一定為其將檔蓬修好。

馮畫師畫檔因收地興建朗豪坊而搬往現址繼續營業,檔前方本是電器鋪,側邊為水務署臨時辦公室,一直到水務署遷走以及鋪頭更替亦相安無事。「那時怕他日曬雨淋,車路塵多,街坊遂幫他搭起帳篷,免得弄濕作品;有次他中暑,也是街坊載他就醫,還送湯水來探望。」街坊間人情味、相互包容及對城市空間限制的有機處理及智慧回應讓馮畫師得以在商場林立,發展為上的香港得以生存,而畫師對藝術的研究、專業的持守,以及與街坊結下的緣,慢慢為他的事業建立起一班忠實粉絲,足以讓他養起一家,及至兒子出身,仍孜孜不倦,繼續在車來人往的鬧市專心描畫,「吵耳令他專注,在家太寧靜反而不知所措,所以一起床他就出油麻地,收工回家吃飯睡覺,每天如是。」

碳描的意義並沒有因數碼攝影而消失,「曾經有社團人士請他為祖師爺造像,但只給了一幅輪廓簡單的圖像,要他憑想像和經驗作像」;也有因為伴侶去世,但一直沒有二人合照,於是給了兩幅單人相片請他為他們夫妻以筆「合照」;也有因為相片照出來的面容效果不好,希望他能用畫筆潤飾一番;更曾有廠家口述想像中的機器零件外型用途,讓馮畫師畫出設計草圖。

數碼年代執相技術讓任何合成照無何不可,然而畫技中蘊含的情感和個人創作,實非科技能取而代之。可惜,急欲取其而後快的,竟是人。在政府的「清潔」思維(以「食環」代表),經濟發展就是好(發展局、市建局;當然還有大財團和打手如畜生集團為代表)的普遍思維下,每人也為著個人利益,而將原本充滿包容生機的人性通通埋下,掛上公平而要求所有事物一刀切的整齊面相,以沒有觸犯法律為前提,把城市的空隙堵塞,迫得自己也苦;馮畫師的檔口生存方式,左鄰右里的開放包容,實是我們需要擁抱的價值!


題內話:
1. 在張羅有關畫檔的故事之際,於網上找到由本區區議員許先生在2 0 1 185日要求有關當局落實上海街 4 4 5號友榮大廈旁空地(即原水務署臨辦地址)發展的提呈。不多不少引證了:發展的盲目成就了為民請命的假象
2. 人稱「合法圈地霸」的市建局於2012210日公布新填地街的重建項目,又一次蠶食社區,畜生財團收購大業亦不遠矣。(密切留意活化報內重建專欄)
3. 有關馮畫師的畫檔細軟及記錄可參閱「香港職人系列:第十一工」(文:羅文樂  圖:鍾惠恩)。密切留意活化廳3月展覽「殺到油麻地:地區自救計劃」內展出馮畫師畫檔內容。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