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日

黃師傅與你: 重建不留人,街貓永留情

愛心爆棚的黃生抱着排檔佳姐的貓BB
聽到市建局又殺到嚟,我立即想起上次活化廳幫油麻地求的車公簽,第一句「掠地」估唔到咁快就應驗,又有人得慘要搬家,成為走難「小鬼」。好多人都知我都係俾市建局發展福榮街而先遷去創意書院再轉駐活化廳,但其實係那閣樓舖九年,都未及係元洲邨間地鋪十幾年耐,不過又係遇著重建才搬。

嗰間舊鋪就係房署元洲邨街市,好開揚,在停車場埋邊仲有花圃位,我就好多時都喺鋪外邊做野,喺地下寫花牌大字。佢向東北,有時幾凍,落雨天就麻煩些,但反而舊時嘅職員都好照應,有傾有講,街坊更唔會下下就話投訴你乜乜物物,大家包容和洽。

那時候,係樓梯底有隻貓乸,我地幾間鋪主得閒,就用貓糧引佢出嚟,後來我就收養左佢隻小貓女,因為皮色,就叫佢做黑白,鼻下有一點黑,幾似那些「日本仔」添:P。佢好過癮㗎,開心時候跳下跳下擦下你。佢又聽教,我寫完大字等乾,佢走上去,我同佢話落番嚟!我要靠佢嚟養你㗎!佢聽左就以後都唔再跳上去搞搞震喇。不過佢始終係街貓,最鍾意爬上花圃那棵我係垃圾房執回來、生下生下成幾米高的樹上抖,捉下雀仔,晏晝就去下巡鋪。其實動物都屬於大自然,鍾意自由,有佢自己嘅心情,好多人養佢為治鼠,但其實佢地仲俾好多樂趣你,又令街坊多左好多話題。佢日求兩餐,晚求一宿,又無攻擊性,你唔鍾意行開大家相安無事。都唔知點解依家咁多人恃強凌弱,可能受左強權欺壓,就轉向小動物發洩?

後來我搬到福榮街閣樓鋪才捱得住租,黑白呢,就成日自己跑番兩個街口返去元洲邨。人對地方有感情,貓都一樣有靈性,慢慢佢仲就更加無再返鋪喇,而我不久又就被迫再被趕上路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